第二十三章(24/4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0-06-04 02:34  点击:
没说完,顾大娘已吼了起来:“什么?”管智明却道:“这主意不错,男女幽会,确是不会引起警觉。”“不行。”顾大娘怒吼,一指一灵:“你给我出去。”管智明看看其余四老,赵肃道:“
没说完,顾大娘已吼了起来:“什么?”管智明却道:“这主意不错,男女幽会,确是不会引起警觉。”“不行。”顾大娘怒吼,一指一灵:“你给我出去。”管智明看看其余四老,赵肃道:“看看小霞自己的意思。”顾大娘差点吼到他脸上去:“你这是什么意思?让小霞去冒险,而且是跟这小无赖去,你们可对得住令主啊。”赵肃不理她,道:“一,以王公子武功之强,无所谓冒险;二,王公子也不是无赖;三,我说过,看小霞自己,如果她不愿意,我们就另想法子。”五老一齐看着万小霞,顾大娘也气虎虎的看着她,道:“不要去。”万小霞低着头,轻轻的道:“为了替哥哥报仇,我去。”随即抬起头来看着顾大娘,道:“乳娘,我知道你为担心,但这主意是王大哥的夫人们出的,她们都不担心,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她不看一灵,但话中的幽怨和伤感,一灵如何听不出来,顿觉大乐,心中叫:“小霞好乖乖,放心,保证不叫你失望就是。”五老支持,万小霞自己也同意,顾大娘一个人反对便起不了作用。商量好细节,一灵告辞。方出门,背后已传来顾大娘的吼声:“我不管他是什么人,小霞若少了一根头发,我跟你们拼命。”一灵暗笑,他知道,五老之所以支持他,是疑心他与天龙有渊源。可惜,一灵虽已知五老身份也知道自己继承了天龙的全部衣钵,却全无半个念头要挺身而出,将天龙七剑抖出来,领着五老重建天龙教,重霸天下。他只有一个念头,将万小霞弄上手,其他一切免谈。后来者居上,情魔已稳稳占居上风,阴魔虽成功的激出了天龙隐藏在一灵体内的全部潜能,可惜只白便宜了情魔。一灵回房,呆了一个时辰,出房来,直奔万小霞住的院子。越墙而入,到西窗下,轻弹窗纸。屋里传出万小霞颤抖的声音:“谁?”她当然知道是谁,先前商量好的。但正因为知道是谁,她的声音才会颤抖,因为害羞,紧张,仿佛是一次真的约会。“是我。”一灵掀起窗子,床沿上,万小霞正绞着手坐着,看见一灵,脸刷的就红了,低下了头。一灵如一股轻风般飘进房中,天龙纵横江湖的功夫使出来,当真是随心所欲。身法里还加进了情魔的风流,于是更加美妙洒脱。万小霞紧张的站起来,低着头,脸更红了。一灵凑过去,细细端详她羞红的小脸,轻叫:“小霞。”伸手握住了她一只纤细白嫩的小手。万小霞全身一震,头垂得更低。“小霞,你真美,美得就象早晨带着露珠的彩霞一般。”万小霞心中紧张,害羞,但也有几分幽怨,因为这是在做戏,不是真的,可听了一灵这一句帖着耳朵的、直泌心脾的赞美,心中的几分幽怨顿时一跑而光。心房嘭嘭跳着,轻轻的羞声道:“不。”“真的。”一灵带着点急切的语调道:“小霞,你知不知道,与你幽会的主意其实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其实捉拿凶犯完全用不着掩人耳目这一套,我故意这么说,就是要找一个接近你的机会。”万小霞飞快的抬起头来,看一眼一灵,又飞快的垂下头去,眼光中有惊讶,有羞涩,但更多的是激动和欣喜,颤声道:“你……你这不是骗了……骗了他们吗?”“为了见你,别说骗他们几个,便是骗尽天下人,我也将毫不犹豫的去做。”一灵伸出手,托起万小霞纤巧的下巴,让四目对视。“就算骗局被识穿,被顾大娘一杖打死,我也心甘情愿。因为,我喜欢你。”一灵的声音诚恳,眼光炽热,散发出无穷的爱意。万小霞醉了,她紧紧的看着一灵的眼睛,全然忘了害羞。心在燃烧,而身子,就仿佛在云里漂。一灵慢慢俯下头,万小霞的目光被阻住了,看不到一灵火热的眼睛,但嘴上却接到了一灵火热的唇。两唇甫接,万小霞脑中一震,心儿便迷糊糊的,飘上了云端。不知过了多久,一灵抬起头,万小霞慢慢的张开眼,张开眼的时候,她眼里满是彩虹。四目对视,嘴唇虽已分开,心儿却仍在纠缠不休。一灵搂着万小霞的腰,道:“我们出去。”万小霞全不反对,她点点头,眼光如烈火般缠着一灵的眼光,不肯有一瞬间的分开。两人掠出窗子,翻出院墙,一灵能明显的感觉出背后顾大娘愤怒的目光,他在心中大叫:“大娘,别恨我,我保证让小霞快乐一生,享受到别的任何男人都无法给予她的无尽的幸福。”出了刘府,一灵站住,将万小霞搂入怀里,再次吻上了她的香唇。万小霞已有了经验,心中更充满了爱火,欣然相就,张开口,吐丁香新闻资讯,两根舌儿抵死缠绵新闻资讯,这一吻新闻资讯,实不知有多久。唇儿再次分开的时候,万小霞的心已完全属于一灵,再无半分隔阂,喜滋滋的帖在一灵怀里,娇声道:“好大哥,你真好。”一灵微笑:“别急,更好的还在后头呢,现在我们还只两唇相接,等洞房花烛夜,我们的身体不受衣服的阻隔,完全帖在一起的时候,你才知道那有多美妙呢。”万小霞又害羞,又紧张,又向往,只觉身子软软的,无力的靠在一灵怀里,不由轻轻呻吟了一声。“天哪。”听到这声呻吟,一灵心中惨叫:“我恨不得现在就剥光你,听着你痛痛快快的呻吟个够。但是不行哪。抓不住凶手,首先顾大娘一关不好过,其次两位好姐姐那一关也不好过。天哪,天哪。”一灵心中惨叫着,搂着万小霞,猛地发足便奔。万小霞给他搂在怀里,完全足不点地,眼见着月光下树木疯了般倒退,风声更呼呼的刮得耳朵微微生痛,不由张大了嘴,喜叫道:“大哥,你真了不起。”“这算什么?”一灵叫:“我真正了不起的功夫,你还没见识呢。”他说的是床上功夫,在情魔眼里,除了风流手段,床上功夫,其它一切都不算什么。万小霞不知道,拍手道:“真的?那哪天你露给我看。”一灵大乐,道:“好。”一灵怀中虽抱着个人,奔行起来仍是雷奔电驰,七、八里地,晃眼就到,大月光下,老远就看见一座宏伟的道观,瓦面在月光下反射着青冷的光。一灵道:“对你嫂子刘梅用摄魂大法布下禁制的火云贼道,就在这观里。”万小霞给心上人这么抱着,全身轻飘飘的,就象泡在蜜里,脑子差点都不转了。这时一惊而醒,道:“真的?”一灵点头,带着万小霞,一跃上屋,他神功展开,方圆数十丈内,蛇游鼠走,虫鸣鸟惊,一切动静,俱收耳底。有没有伏桩暗哨,更好比太阳底下数西瓜,一清二楚。火云观并未布下暗哨,太平日子显然过得相当舒坦。左侧厢房里有声响传出。一灵带着万小霞,蝙蝠般悄无声息滑下,恰到窗前,沾点口水打湿窗纸,打了两个洞,往里一看,顿时大感愤怒。屋子里,大床上,一个四十来岁的道士,按着一个年轻女子,正施强暴。那女子衣乱钗横,拼命抵抗。她越抵抗,那道士似乎越高兴,呵呵笑道:“好乖乖,性子可真烈啊,我说,你还是乖乖的跟了我吧。你丈夫给你亲手杀死了,而你那小姑子,正领着七狼八虎,坐在你娘家要人呢,除了跟着我,你无处可去了。”“你胡说。”那女子愤怒的叫:“我怎么会杀我的丈夫,你这个妖道,你用妖术把我弄到这里,等我丈夫赶来,一定将你碎尸万段。”那道士呵呵笑:“笑死我了,我的宝贝,不过也怪你不得,你是中了我的摄魂大法,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啊呀。”原来他得意之中,给她女子一脚踢在肚子上,栽了下来。那女子慌忙爬起,往床里面躲,可惜床再大也就这么大,能往哪儿躲。道士一个饿虎扑羊,又将她按住了,劈手就是一个耳光,骂道:“贱人,竟敢打本道爷,看道爷怎么收拾你。”反掌还要再打,一灵在窗外已怒吼起来:“住手。”情魔最爱的是女人,最见不得的是欺负女人。当然,必须是漂亮女人。一灵声未落,万小霞也尖声叫了起来:“嫂子。”一灵立即知道,这女子就是刘梅,道士则铁定是火云道人。脚下一点,连着万小霞,撞窗而入。火云闻声住手,方回头,一灵、万小霞已站在床前。顿时吃了一惊,叫道:“你们是什么人?”话未落音,刘梅趁他分神,当胸拼力一推,推得他再一次栽到床下。万小霞叫:“嫂子。”刘梅定睛一看,眼泪顿时夺眶而出,哭叫:“小霞。”万小霞扑上去,姑嫂搂着哭作了一团。火云武功不错,猝不及防跌下床,一个翻身就想起来。奈何一灵正等着呢,轻轻一指就点了他的穴道,顿时木偶般定住了。他武功虽然不错,但若说跟身怀天龙绝技的一灵比,那就好比黄豆跟西瓜比,根本不是个儿。床上,姑嫂两个搂着哭了一会,刘梅道:“小霞,云飞呢,云飞怎么没来?”她这么一问,可怜的万小霞顿时呆住了,泪眼婆娑的看着刘梅,猛地里大放悲声,叫道:“哥哥死了。”刘梅魂飞魄散,叫道:“怎么会, 广西11选5怎么……怎么死的?”“正象这道士方才说的, 广西十一选五你中摄魂大法, 广西11选5投注技巧亲手杀死了哥……”万小霞哭着叫。“啊……”刘梅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广西11选5走势图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仰头向后一倒,晕了过去。“嫂子。”万小霞惊叫,却不知如何救治,忙转头看一灵,哭道:“大哥。”一灵看着这一幕,心头也觉凄惨,想:“刘梅长相极美,那万云飞想来也不差,正所谓郎才女貌,少年夫妻,几多恩爱,不想遭此打击,也难怪她伤心肠断。”走上前,食指在刘梅人中轻轻一点,内力透入,刘梅悠悠醒转。刘梅醒来,倒冷静了许多。看着万小霞道:“小霞,你说的都是真的?真是我亲手杀死了云飞?”万小霞哭着点头,道:“是,但那不怪你,是妖道使妖法害人。”刘梅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万小霞大惊,叫道:“嫂子,你别吐了,这么多的血。”刘梅慢慢坐了起来,万小霞忙扶着她,刘梅盯着火云,眼光中如若要喷出火来,惨声道:“贼道,我和你们有什么冤仇,你们要这等害我,害云飞。”火云哑穴未受制,能听能说,却还不服气,哼了一声。一灵大怒,正所谓恶从心头起,怒向胆边生,心头蓦地涌出无数折磨人的法子,正是阴魔昔年拿手的,一声冷笑:“王八道士,还敢犟筋,听没听说过‘九鬼搜魂’?今天让你尝尝鲜。”中指疾伸,在火云身上各处连戳九下。火云猛地里一声惨叫,竟凌空直跳起来,跌翻在地,然后满屋乱滚,厉声哀嚎,头上黄豆大一粒的汗珠滚滚而出,脸完全扭曲得变了形状,其痛苦之状,便好似有人用钳子在撕他的肉,又好似用锤子在敲他的骨,更好似用钻子在戳他的心。万小霞甚至给他的样子吓得躲进了刘梅的怀里。火云的惨嚎惊醒了观中其余的人,有人在外面叫:“师父,怎么了?”一灵眼中厉光逼人:“师父,好啊。”倒退飞出,叫道:“你师父发羊癫疯呢,乖儿子们,都来看看吧。”院里杂七杂八站着十多个道士,一灵劈手乱抓,却是一抓一个准,顺手闭了穴道,丢在院中,从撞开的大门里,恰好可以看见他们师父的滚动。一灵进房,火云实已痛得不成人形,口中的哀哼:“我说,我说。”也已含糊不清。一灵冷笑:“现在肯说了?”伸脚一踢火云。火云身子一挺,却似瘫了一般,再也动弹不得,但他知道这样可不行,勉力爬了起来,却无力站起,坐在地上,对刘梅道:“我……我说,害你的不是我,是你父亲的小妾绿云,是她对你施了法,布下了禁制,上个月,我奉命到万家,发动禁制。我也是身不由已,指挥我的是南京栖霞山火龙观的火龙道人。目的是引发天龙旧属与侠义道的争斗,同时,我还奉命杀了金家主人金龙瑞。”“九鬼搜魂”实将火云的三魂六魄都已搜了出来,他竟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将所知的一切全说了。一灵看着刘梅,道:“刘小姐,其实这完全怪不得你。要怪只怪万家是天旧属,万云飞偏又是地、人两坛的少主,是居心叵测的人打主意的对象,直到把你也连累了。”万小霞感激的看一眼一灵,看着刘梅道:“是呀,嫂子,这怪不得你的。”“可云飞到底是我亲手杀死的啊。”她仰天悲呼:“云飞,云飞,我的夫君,是我亲手杀死了你啊。”悲痛之状,泥人见了也要落泪。万小霞泪水滚滚而下,抱着她身子痛哭:“哥哥。”一灵最见不得女人伤心,一脚将火云踢了个跟头,道:“都是你这罪魁祸首,回到刘家,看我不把你剁成肉酱。”万小霞仰起泪脸看着刘梅,道:“嫂子,你不要太伤心了,我们回去,把这恶人斩了祭我哥哥的英灵。”刘梅略略回过神来,道:“顾大娘他们现在是不是都在我娘家?”万小霞点头,有些难以出口的道:“是,开始他们都怪着嫂子,所以来嫂子娘家要人,但现在清楚了。我们现在就赶回去,向大家说个清楚。”一灵叫道:“好,把这一干贼道全部带回去,给他们个报应。”刘梅却坐在那里不动。万小霞道:“嫂子,我们回去。你怎么了?”刘梅摇摇头:“我没事。我想,我们还是明天再回去吧。”万小霞道:“为什么?”“有些事情我还要想一想。”刘梅的眼睛掠过万小霞泪水未干的小脸,看着一灵,道:“这位大哥是?”“他是王大哥。”万小霞抢着答,泪脸上掠过一抹羞红,道:“他……他……是他发现了真凶,要不我们这个时候还在争呢。”刘梅想问的是,一灵是哪家的人。因为他既不是万家的人,也不是四大家的人,四大家可没人姓王,但万小霞喜中带羞,只将他当成自己人,刘梅便只有继续糊涂着,但有两点刘梅是清楚的。一,新闻资讯这人与她的小姑子关系特殊,二,是他发现并抓住了凶手。刘梅起身下床,盈盈拜倒,道:“多谢王大哥发现凶手,替云飞报了仇。”一灵忙伸手相扶,道:“不敢当,刘小姐请起,这是我当作的。”万小霞也来相扶,刘梅起身,对一灵道:“王大哥,仍请你费力,将这伙贼道关起来,明早带他们回去。”“这个不难。”一灵道,却看一眼万小霞,道:“只是小霞一夜不归,顾大娘要着急的。”刘梅看着万小霞:“你们是偷偷跑出来吗?”万小霞摇头:“不是,乳娘和赵爷爷他们都知道的,只是……只是……”瞟一眼一灵,脸上三分羞,七分喜。刘梅明白了:“原来他们的事,顾大娘并不赞成。”道:“没关系的。只要打了招呼就没事。”万小霞点头,依着刘梅道:“我陪着嫂子,乳娘不会说我的。”刘梅摇头,道:“不,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有些事情我一定要好好想一想。”她语气甚为坚决,万小霞不好不听她的。一灵将火云提出房,刘梅便关上了门。一灵在隔壁找了间房。万小霞道:“大哥,嫂子到底要想什么?又不肯回去,又不要我陪。”一灵道:“不知道,大概是有关你哥的事吧,没事的,不要担心。”其实一灵若肯认真想一想,就能猜出其中的蹊跷。可惜的是,现在他脑子里,被强烈的要得到万小霞的念头塞满了,再不愿转一转。万小霞还想再问,一抬头看见一灵的目光,顿时心中一跳,全身火热,目光却再也移不开去。一灵俯下唇,万小霞一声嘤咛,仰头相接。三度接吻,她已是熟极一流,先放一灵进来,吮吸一番,再将自己的小香舌送出去。一番缠绕,血气加速。一灵抬起头,看着万小霞的眼睛里,放射出撼魂动魄的爱的热火与魔光,轻声道:“小霞,方才我跟你说,要让我们的身体在彼此完全没有阻隔的情况下,紧帖到一起,让你享受到从所未经的痛快,你还记得吗?”万小霞点点头,她的眼里也飞跃着五彩的霞光。一灵跪了下去,万小霞轻轻叫:“大哥。”一灵看着她,然后眼光向下,掠过她白晰的脖子,微凸的双峰,然后向下,到腰间,停住,他的手伸出去,解开了衣带。万小霞明白了,心中掠过一阵从所未经的颤栗,她扶着一灵的肩,挺立着不动。长裙落下,外衣脱落,一身素白的内衫紧裹着万小霞苗条优美的身子。一灵扶着她的腰,欣赏了一会。然后伸手,解开她内衣的扣子,衣襟敞开,淡绿的抹胸露了出来,还有一大块莹白的肌肤,将内衣从双肩剥下时,一灵的手抚着了她裸露的肩膀,万小霞如遭火焚,再立身不住,嘤咛一声,倒在了一灵怀里。欢乐如潮,万小霞销魂蚀骨的呻吟声,在静夜里传出老远。两个人都没有去想隔壁房里的刘梅。曙光初露的时候,一灵醒了过来,万小霞纤美的身体,大半还伏在他身上,一灵感觉着她丰乳的挤压,抚着她柔美滑腻的身子,欲念又起。万小霞也醒了过来,感受着他的爱抚,微微一声呻吟,突地意识到刘梅就在隔壁,顿时羞叫出声:“哎呀,昨晚上我们这么闹,嫂子一定听见了,啊,羞死人了。”一灵呵呵笑:“那有什么?你嫂子和你哥亲热的时候,叫得只怕比你还响呢。”猛地一声叫:“不好。”坐起身来。“怎么?”万小霞惊问。“快穿衣服。”一灵叫。万小霞不知什么事,赶手赶脚找衣服,偏偏衣服远在房中,要穿就要光着身子下地,顿时大费踌躇。一灵却不管她这么多,将她抱下床放到房中,直叫:“快,快,快。”万小霞没法子,只得含着羞,赶紧把衣服套上,一灵牵着她就跑。到隔壁,一灵一脚踹开门。万小霞还在叫:“你怎么这样。”一灵却已是叫苦不迭。万小霞闻声看去,顿时一声痛叫,挣下地,直向床上扑去。刘梅躺在床上,胸口插着一柄匕首,齐柄而没。“嫂子啊,嫂子啊。”万小霞抚尸大哭。一灵猛敲额头:“都是我,色迷心窍,早应该想得到的。”看桌上有一方白布,写着几行血书,一灵拿起来看,正是刘梅写给他和万小霞的。写着:“王大哥,小霞:谢谢你们抓住了凶手,请将他押回去千刀万剐。不论怎么说,我亲手杀死了我的夫君,我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间?云飞死了,我又还有什么心情活在这个世间?小霞,我去了,但愿来生再为姑嫂。王大哥,善待小霞,她真的是一个好姑娘,祝福你们。”一灵拉万小霞起来,给她看刘梅的遗书,万小霞看了,更是放声痛哭。一灵也陪着洒了一把情魔泪,心中怒火冲天,怒叫:“贼道,不将你千刀万剐,对不住刘家小姐。”冲到殿中,将一伙道士每人踹一脚出气。然后卸下门板,叫两人抬了刘梅尸体,火云老道夹在中间,一起回刘家。其他道士则是一掌一个,全部打死。万小霞本来心善,但哥嫂的死,都是这伙道士害的,也就不阻拦一灵。一灵昔日恶斗两会,虽然杀人过万,却未亲手杀死一人。每次获胜后,看着累累尸体,心中总觉过意不去。但现在却不同了,心中多了阴魔。阴魔视人命如草介,甚至杀死还不够解气,还要想着法子折磨人。因此今日的一灵,极易动怒,怒起来绝不留情。但要注意一点,他动怒,都是为了女人。其他的事情,要他动怒,施展天龙阴魔的神功魔技,难!回到刘府,顾大娘正急得团团乱转,看见万小霞,又惊又喜,急拉着她道:“没事吧,小霞,他没欺负你吧?”万小霞扑到她怀里,放声痛哭,道:“嫂子死了。”顾大娘开始以为她是受了欺负哭了,着实吓了一个魂飞胆裂,听说是刘梅死了,倒愣了一下,道:“是刘梅那贱人?死了好,该死。”“不是。”万小霞:“我嫂子是无孽的,她是中了摄魂大法。害人的是这个贼道。”她指着火云。这时刘府中人听得刘梅死讯,妇孺老幼都赶了出来,哭声震天。听万小霞说害人的是火云,以为刘梅也是他害死的,有几个性烈的便扑上去,按着火云又踢又打,打得火云老道鬼叫连天。一灵道:“大家不要闹,听我说。”他武功奇高,众人早已钦服,此次逮回真凶,更是人人感激,闻声一齐住口。一灵道:“事情是这么一回事。万家是一个武术大世家,拥有惊人的实力,有人便打上了万家的主意,想让万家与侠义道发生争斗,他们好从中得利,于是就用摄魂大法给刘梅布下禁制,让她亲手杀死自己的丈夫。然后,万家为万云飞报仇,侠义道替刘家助拳,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金龙瑞大哥的死,也是设此毒计的人恨万家与侠义道还未打起来,故意栽脏嫁祸。”“好恶毒。”众人齐叫。金凤娇哭金龙瑞:“哥哥,你死得好惨。”一灵道:“给刘梅布下禁制的,是刘老爷的姬妾绿云,指使绿云的,是这火云贼道,同时杀死金龙瑞大哥的也是他。至于指使火云贼道的,是栖霞山火龙观的火龙贼道。”“是绿云。”刘世荣叫了起来:“不可能吧。”一灵微笑:“我有证据。”蓦地里仰天高叫:“绿云。”声音怪异,叫人闻之心血下沉。稍倾,一条身影急奔而出,面色焦急,看到一灵,才神色一缓,眼光直直的看着一灵,再不肯移开。正是绿云。刘世荣看着绿云,喝道:“贱人,真是你布下禁制害了小梅?”绿云却不理他,恍似根本没听到他的话,只看着一灵。一灵道:“回答他的问题,将你的来历,所作所为全部说一遍。”绿云应了声“是”,将如何受命投身刘府,如何给刘梅下禁制,全都说了。当说到指使她的人时,她指着火云老道,道:“是他。”一灵看着火云老道:“把你知道的都说一遍吧,尤其怎么害死金龙瑞要说清楚。说不清楚,哼哼。”火云全身一颤,眼光中露出极度的恐惧之色。他恐惧的,不仅仅是一灵的“九鬼搜魂”,还有一灵竟能控制绿云,实是匪夷所思。不敢有半分迟疑,将所知一切,竹筒倒豆子般,全倒了出来。金凤娇听完火云杀害金龙瑞的详情,怒火激发,拔出剑猛冲上去,一剑将火云老道刺了个透心凉。仰天悲呼:“哥哥,我给你报仇了。”火云早知必死,这么挨一剑,也落得个痛快,面上反去了惊惧之色,转眼望向一灵,道:“你……你到底是谁,怎么……怎么也会摄魂大法?”一灵大笑:“老子是万魔之王,告诉你,你后头那群小丑,若不早早自杀,等老子找上门去,担保他们哭都找不着地方。”“万魔之王……万魔之王……”念到第二句,火云一跤栽倒。这面,刘世荣伸手去抓绿云,绿云随身一闪,眼中凶光暴射,中了摄魂大法的人都是如此,除了施法的主人,对其他人都有一种本能的防范。刘世荣大怒:“贱人,还敢反抗。”提掌便劈,绿云再次闪开,反掌相迎,武功竟颇为了得。一灵对女人总有几分侧忍之心,不管善恶,这时道:“刘大侠,绿云其实也是受了别人支使。”刘世荣怒道:“她虽受人支使,但她是这贼道一伙,是清醒着的,是她给小梅施了禁制,害了小梅,也害了云飞,间接又害了金龙瑞,未必,还能饶了他不成。”一灵看见金凤娇几个的眼光都恼怒的射过来,叹了口气,道:“好吧,你等一等。”对绿云道:“醒来吧。”绿云一震,发直的眼光慢慢收回,恢复清明,看见满屋子的人,先是一惊,随即看见地下火云的尸体,顿时一震,脸上露出恐怖之色,扫视满厅怒火熊熊的眼睛,最后停在一灵脸上,道:“我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坏我的事?”说完,一声哀叫,一掌打在自己天灵盖上,顿时脑浆迸裂而死。绿云已死,剩下的便只有火龙道人,但等一灵等赶到栖霞观时,火龙道人早已溜了,众人气得牙痒痒的,戴海生叫道:“这贼道跑不了,敢害我家少主,找到天尽头也要搜他出来。”刘世荣却一脸忧郁道:“这贼道蓄意挑起你们和侠义道的仇恨,来头只怕不简单,若不能查出幕后指使他的人,我担心他们还有什么毒计使出来。”张炳南点头称是,赵肃五个也是一脸忧色。一灵却根本没往耳朵里听,一门心思,全在三女身上。葬了金龙瑞,刚过头七,忽接到洛阳大侠方剑诗帖子,请江南四大家主人去喝他六十大寿的寿酒,同时推举明年二月初二侠义道主盟之人。得到帖子,刘世荣、张炳南两个都十分高兴,刘世荣道:“四十年前,大愚罗汉大显神威,力拼天龙、灵凤,使天龙解散天龙教,灵凤缩回灵鹫宫,我侠义道威风大长,武林更安闲了四十年。眨眼间四十年过去,又逢盛会,想起来直叫人气血沸腾,好不兴奋。”张炳南也道:“是呀,四十年前那场大赌,犹在眼前,那一回,眼见天下尽归天龙之手,大愚罗汉以绝大智慧,盖世神功,终于逼和天龙,灵凤。嗨,天龙灵凤,绝世之英雄,想当年泰山顶上,三人翻翻滚滚,苦斗七昼夜,那种神功,那种威风,当真可让天地变色。”两人豪性飞扬,听得金凤娇、水莲柔两女眉飞色舞。金凤娇道:“两位伯伯当年莫非在泰山封禅顶上,亲眼目睹过大愚罗汉及天龙、灵凤的雄姿?”刘世荣、张炳南一齐点头。两人对望一眼,张炳南道:“生而有幸,我们都是世家子弟,这种千古难得一回的大斗,凡是武林中人,谁不想亲眼目睹,当时泰安城里,几乎给蜂拥而至的武林人挤满了,但能上得泰山封禅顶的,却并不多,都是黑白两道有名望的宗主大侠或一方豪霸,带着各自的门人弟子。其余人只能呆在山下,我和刘兄,便都是跟着父亲上的山。”金凤娇神往道:“真好福气,我若早生几十年,也一定上山亲眼看这一场龙争虎斗。我也有资格的是不是?”刘、张两个都笑了起来。刘世荣道:“不能目睹那场大斗确是练武人的遗憾,不过侄女不必抱憾,这次赶上了啊。”“这次怎及得上次?大愚罗汉圆寂了,天龙、灵凤也是久无消息,只怕也早死了。又到哪里去览当时那丰神绝世的英雄?”金凤娇神消气沮。“不然。”刘世荣、张炳南一齐摇头。刘世荣道:“大愚罗汉四十年前,已有百岁高龄,五年前圆寂,也就是一百三十五岁,象内功到了他们那种层次的人,寿命几乎也相差无几。当年决斗时,天龙不过六十八岁,灵凤更年轻,不到六十岁,到明年二月初二,四十年期满,刚好百岁多一点点,若以大愚罗汉的寿限类推,他们还有三四十年好活,此次大斗,比上次只会更精彩。”水莲柔担心起来,道:“啊呀,天龙灵风都在,大愚却圆寂了,侠义道岂非要大落下风?”金凤娇也担心的道:“是啊,这可怎么是好。”刘世荣、张炳南却是了无忧色,刘世荣道:“侄女担心得有理,不过依我想,我侠义道为武林正统,名门俊逸,代有英才,尤其为首的五大门派,更是每一代都要出几个了不起的人物。四十年过去,难道就没有几个绝世的英雄产生?况且又是知道四十年后还有一场大斗的,五大派就不培养几个了不起的人物出来?不可能吧。另外,以大愚罗汉的绝世智慧,想必也会虑及到这一点,而留有后手吧。”张炳南道:“侠义道这次籍方剑诗六十大寿推举主盟之人,只怕正是五大派商量好了的,两位侄女届时只管看着,一定会有绝世的英雄出世。”“况且,就我们四大家也出了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啊。”刘世荣突然语出惊人。张炳南看他一眼,随即明白了,笑嘻嘻的看着始终漫不经心的一灵,道:“王贤侄身怀绝世之技,一剑退五老,这种武功,当世可找不出几个。”“我?”一灵吓了一大跳。“是。”刘世荣笑嘻嘻接口道:“而王贤侄是凤娇侄女的未婚夫婿,当然可以算我们四大家的人。四大家完全可以推举他竞争侠义道盟主之位。”一灵双手连摇:“这个不行。”“为什么?”刘世荣、张炳南齐问。“这个……”一灵傻了眼。刘世英杰、张炳南又如何会知道,天龙也已圆寂,而面前的一灵,正是天龙的唯一传人,他又怎么好替侠义道去出头。“我……我只对女人有兴趣,对当盟主毫无兴趣。”一灵惶急之下,冲口而出。

  via 野球帝

,,甘肃快3走势图
 

    有帮助
    (1)
    100%
    没帮助
    (0)
    0%

    Powered by 天津11选5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