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25/4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0-06-03 21:36  点击:
这下轮到刘世荣两个傻眼了。金凤娇、水莲柔两个本来喜滋滋的,这时均是又羞又气,齐齐扳起了俏脸,盯着一灵。一灵抓耳挠腮:“真的,我只想每天陪着两位姐姐,至于打打杀杀,争名夺利
这下轮到刘世荣两个傻眼了。金凤娇、水莲柔两个本来喜滋滋的,这时均是又羞又气,齐齐扳起了俏脸,盯着一灵。一灵抓耳挠腮:“真的,我只想每天陪着两位姐姐,至于打打杀杀,争名夺利,实是毫无兴趣。”“没出息。”金凤娇重重的哼了一声。“这个好办。”刘世荣愣了一下,回过神来,道:“我和张兄来保媒,让王贤侄娶了凤娇侄女,你夫妻联手,去泰山封禅顶上露一露威风。”“还有莲姐呢?莲姐也要嫁给我。”一灵叫。水莲柔一张脸顿时赤红如血,头垂到胸前,金凤娇也是一脸火红,尴尬的去看刘世荣两个。水莲柔与金龙瑞订亲的事,刘世荣两个当然有耳闻,听一灵这么叫,两个都大惊失色。但他两个都是人老成精的人,看了两女神色,便知道中间已有隐情,反正金龙瑞已死,既然金凤娇不反对,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张炳南呵呵笑道:“只要莲柔侄女有意,就由我来保媒,两位侄女一齐嫁给贤侄。“水莲柔本来极为担心,这时吁了一口长气,衽裣为礼,道:“多谢张伯伯、刘伯伯。”张炳南两个相视而笑,刘世荣道:“事不宜迟,咱们武林中人,也不必管那么多繁文行节,今天撒帖子,明天成婚,两位侄女以为如何?”金凤娇两女喜滋滋地,相视一眼,一齐点头。不想一灵站起来,对刘世荣两个施礼:“两位大侠索性好人做到底,再替我保一桩媒。”两女顿时懵了。“是谁?是不是万小霞?”金凤娇咬着牙叫。一灵摸摸鼻子,缩头缩脑的道:“是……是。”“好啊,人家伤心断肠,你却去外面风流,你……你对得我住?”金凤娇气得眼也红了。一灵忙道:“我不是故意的,是在查凶手时碰上的。若不是亏着她,杀你哥哥的凶手还找不出来呢。”金凤娇神情顿缓:“真的?”“我可对天发誓。”一灵指天誓日。水莲柔忙道:“好了好了,早知道这种事是难免发生的,不过你知道人家答不答应?”“这色鬼肯定是已经……”金凤娇说着,瞟一眼刘世荣两个,忙又住口,只狠狠的瞪着一灵。一灵不好意思的扯扯耳朵,道:“是……”刘世荣两个呵呵笑。刘世荣道:“既然如此,包在老夫身上。”当即请出五老、万小霞、顾大娘。刘世荣说了保媒之事,顾大娘却就跳起来,怒叫:“不行。”刘世荣没想到她这么激烈,道:“为什么?”“这小无赖已经有两个老婆了,难道要娶小霞做小?”顾大娘吼。这话有理,万家如此势力,万小霞可绝不是做小的人。一灵嘻嘻笑:“是我的老婆,便一般大小,没有谁大谁小的。”“你住嘴。”顾大娘吼。“但小霞已是我的人,你阻拦也没有用。”一灵全不怕她。顾大娘顿时如遭雷击,呆了一呆,回身捋起万小霞右臂袖子,一声惨叫,一跤跌坐在椅子上。万小霞慌了,忙替她抚胸捶背,哭道:“乳娘,乳娘,你别吓我。”顾大娘怔怔的落下泪来,牵着万小霞的手,哭道:“小霞,你这么柔弱,嫁给这个小无赖,叫乳娘怎么放心得下呢?”万小霞也是泪水满脸,却道:“乳娘,你放心,大哥是个好人,他会善待我的。”一灵走拢来,诚恳的道:“大娘,我会对小霞好的,我对天发誓,若亏待了小霞,叫苍天罚我这一生再也见不到女人。”金家上下于是大忙起来,张灯结彩,大撒喜帖。闲的只有一灵一个。尤其到晚间,万小霞给顾大娘拦着不许见,金凤娇两女也将他挡在门外,一灵放着三位娇妻,却空枕独卧,心中暗暗发狠:“明晚上看我怎么收拾你们。”第二天举行婚礼。金家是世家,贺客盈门,热闹非凡,却也是议论声一片。无非金大小姐千金之体,怎么三女共嫁一夫?幸亏金府下人口紧,这姑嫂共事一夫的消息倒没传出去。拜了天地,牵入洞房。一灵先入万小霞房中来走势图分析,顾大娘果然在屋里走势图分析,见他进来走势图分析,叱道:“算你小子还有良心。”一灵也不还口,待顾大娘退了出去,一灵揭了盖头,抱着万小霞先亲一个嘴。万小霞又羞又喜,软倒在他怀里,道:“大哥,你应该先去凤姐或莲姐房里的。”一灵嘻嘻笑:“不急。”耳朵始终跟着顾大娘脚步,待她入房,一把抱起万小霞,道:“咱们换个房子。”径入水莲柔房中来,揭了盖头,也亲了一个嘴,一把抱起。水莲柔是惯了的,万小霞却是第一次,见一灵亲水莲柔,羞得忙闭上眼睛。再到金凤娇房里,将两女往床上一放,揭了金凤娇盖头,搂着就是一顿猛亲,一双魔手更抚臀揉乳,上下交攻,直叫金凤娇娇喘吁吁,情欲大动,这才放手。因为他知道,这里面只有金凤娇的怨气最大,最不平衡,所以先得把她降伏了。等扶金凤娇起来,她已是媚眼如丝,身子软得象一只小猫。旁边两女,水莲柔见得多了,见怪不怪,万小霞却是紧闭双眼。一灵呵呵笑,道:“小霞,再不睁开眼睛,我可要脱你衣服了。”万小霞忙睁开眼睛,惊道:“不。”她那样儿,象极了一只受惊的小鹿,水莲柔大是怜惜,一把搂过,对一灵嗔道:“一灵啊,不许你吓小霞。”万小霞有了依靠,紧偎在水莲柔怀里,怯生生的道:“莲姐,你真好。”金凤娇笑嘻嘻过来,拉着万小霞的手道:“你不是给他弄过了吗?怎么还怕?”万小霞大羞,低声道:“但是……这样……好羞人。”金凤娇两女齐笑,金凤娇风情万种的瞟一眼一灵,道:“这色鬼啊,就是会使坏。”这一眼叫一灵的骨头都酥了,道:“丈夫不会对妻子使坏,叫她们欲仙欲死,那叫什么丈夫,三位好老婆,来吧,让我们大战三百回合。”张开双臂,将三女一齐压在了床上。一番疯狂,终于安静下来,万小霞方美美的闭上眼睛,突然想起一事,道:“啊呀,大哥,赵爷爷几个要我问你一桩事的。”她开口,一灵已经知道了是要问什么事,大不耐烦,道:“累了,累了,明天再问,现在要睡觉。”他不想听,金凤娇两个却来了兴致,金凤娇道:“什么事?”水莲柔轻轻点一灵鼻子:“一灵啊,对小霞不可以这么不讲理的。”万小霞道:“就是啊,你不让我问,明天万一我不记得了,赵爷爷他们岂不要怪我。”一灵哼了一声:“怎么会忘呢?”“那可难说。”水莲柔道:“你这个坏家伙,跟我们姐妹在一起,总是疯疯癫癫,弄得我们神魂颠倒的,不知多少正经事没做呢。”一灵哈哈笑:“什么正经事?只要不忘了和为夫上床乐一乐,其它的,全当他耳边风。”“你当然是。”金凤娇捶他,对万小霞道:“好妹妹,你问,他若不答,我们要他今晚睡不了觉。”水莲柔帮腔道:“就是。”一灵叹了口气:“老婆多了,就是麻烦多。好吧,小霞要问的,我知道,是想问我,和天龙有没有渊源。”“什么?”听到天龙两字,金凤娇两女齐齐一震,水莲柔看着万小霞:“是这样吗?”万小霞点头:“是的。”金凤娇两女又惊又喜,金凤娇道:“难道你和天龙竟有什么渊源?”水莲柔道:“难怪你本事这么大,凭一人之力,湖北11选5就可打得两会服服帖帖。”万小霞道:“什么打得两会服服帖帖?”水莲柔将一灵的英雄事迹说了, 湖北十一选五万小霞不住惊叹, 湖北11选5投注技巧缠着一灵道:“好大哥, 湖北11选5走势图你与天龙到底是什么关系嘛。”一灵享受着她的娇柔,却就是不开口。金凤娇道:“小霞妹妹,你的赵爷爷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他们莫非发现了什么?”万小霞还在犹豫,金凤娇道:“好妹妹,难道我们之间还有什么话不能说吗?”“不。”万小霞摇头:“我对两位姐姐不会隐瞒的。两位姐姐知不知道,我们万家有什么背景?”金凤娇、水莲柔对视一眼,一齐摇头。金凤娇道:“我们只知道,你赵爷爷五个都是武林超一流高手,实难想象,你万家怎会网罗到这等人才。”“笨死了。”一灵插口:“不知道还不问问为夫。告诉你们吧,万家是天龙教地字坛坛主万佛春的后人,赵肃五个,是天龙教地字坛、人字坛两坛早年九大香主中的五个。”“真的?”金凤娇两女一齐坐起,倒把一灵吓了一跳:“干什么呀,大惊小怪的。”揽两女睡倒,两女却一齐看着万小霞。万小霞点头,道:“是。万佛春是我爷爷,我爹爹娶了我娘,我娘是人字坛坛主的女儿,人字坛没有男性继承人,地、人两坛便合二为一了。”“天老爷。原来你们是天龙的人?”金凤娇两女倒吸一口凉气,皆是半天做声不得。天龙昔年席卷天下,三坛十五香堂,百万弟子,好手如云,自泰山封禅顶战平,天龙依誓言解散天龙教,百万弟子风流云散,无数奇材异通之士,隐居深山大泽,匿迹市井红尘。四十年来,所有的人,明里暗里,都在打听他们的下落,要知道,天龙昔年网罗了天下三分之二的好手,这是一股怎么样的力量,他们虽隐世不出,却又有谁敢小视他们的存在。而万小霞一只手里竟然握着昔年天龙教的两坛人马,叫金凤娇两女如何不吃惊。万小霞年纪小,性子单纯,对权势名利认识不深,于金凤娇两个的吃惊程度也不甚理解,道:“我们确实是天龙旧属。本来四十年前教主和我们约定,到今年的二月初二,他老人家会重新召集大伙儿,重建天龙教,在明年二月初二,龙抬头的日子,在泰山封禅顶上,与天下英雄再决雌雄。可这么些年,他老人家却一直音信全无。赵爷爷他们都很着急,后来见大哥用的两招剑术,与教主他老人家天龙七剑中的两招极为相似,偏偏大哥他又赖皮,死不认帐,所以赵爷爷几个叫我问大哥,看他与教主到底有没有渊源,若有,教主他老人家现在在哪?”听了万小霞的话,金凤娇两女的震惊是可以想见的。原来她们只知道她们的心上人很厉害,很了不起,再想不到他与那绝世之雄天龙还有渊源。“难怪你只手伏两会,一剑退五老,原来你和天龙有渊源,快说,天龙是你什么人?”金凤娇按着一灵一阵猛摇。水莲柔也眼睁睁的看着一灵。一灵闭着眼睛,任金凤娇摇。心儿却似乎回到了嘉陵江畔,恶鬼滩旁。清冷的月光下,那个老僧默默的念着佛经。谁想得到,救人千万的大拙菩萨,竟是昔日纵横天下的绝世之雄天龙?“难怪师父要将自己封闭在石壁里,原来他是不想他的旧属来寻他,再生烦恼。师父既无意争雄,我又瞎凑什么热闹,搂着三位娇妻,过我们风流清闲的日子岂非萧洒得多?”一灵打定主意,睁开眼来。金凤娇已是大发娇嗔:“你若再闭着眼睛装庙里的神仙,我就要生气了。”水莲柔也道:“是啊,一灵,说吧,你到底是什么来历?”万小霞道:“大哥是不是天龙他老人家的弟子?”一灵看着三女,嘻嘻一笑:“真要我说?”三女一齐点头。“那有什么赏赐?”一灵涎着脸。“这无赖。”金凤娇气得捶他。万小霞为难道:“我们能有什么东西给大哥。”“有的。”一灵叫:“每人一个香吻。否则,打死我也不说。”三女面面相觑,均是又好气又好笑。金凤娇捏着他的鼻子,恶狠狠的道:“你是不说?”水莲柔心儿软,道:“罢了,犟他不过的。”送上红唇,在一灵唇上吻一下。万小霞红了脸,学着水莲柔,走势图分析也吻了一下。两女都吻过,金凤娇便也只好从善如流了,笑骂:“真真是个无赖。”万小霞点头:“大哥真的有点无赖。”水莲柔笑道:“无赖,说吧。”“真香啊。”一灵咂咂嘴,道:“好吧,我说。昔日力斗两会,我是一灵和尚,今夜大战三女,我是王一灵公子。至于什么天龙啊,地虎啊,本公子是一概不知。更扯不上半点亲戚关系。”“不行。”三女一齐发嗔,齐叫:“不老实。”金凤娇气虎虎的道:“占了便宜,却拿这些花招来搪塞人,姐妹们,绝不可饶了他。”万小霞也娇嗔道:“是呀,大哥好坏,净骗人,不可以放过他。”于是三女一齐发愤,摇的摇,捶的捶,个个弄得娇喘吁吁,一灵却是其乐融融。试想,如此三个光溜溜的美女围着发娇发嗔,丰臀款摆,玉乳轻摇,又如何不叫人美透了心。三女施了半天刑罚,眼见一灵不仅不以为忧,反而大以为乐,顿时都泄了气。水莲柔道:“这个无赖,我们拿他没办法的。”万小霞撅起小嘴,道:“就是,大哥耍赖天下第一。”金凤娇眼珠一转,道:“我有个主意。我们穿了衣服,各自回房去……”话未说完,一灵已直跳起来:“我的好姑奶奶,怎么出这等馊主意?”水莲柔、万小霞一齐鼓掌:“好主意。”果真往床下爬。一灵大惊,张开臂,将三女一齐揽着,压在身下,叫:“使不得。”金凤娇得意的道:“那你就老老实实交待。”“这个……”一灵还在犹豫,金凤娇更不留情,一声叫:“姐妹们,开溜。”三女钻的钻,爬的爬,就要从一灵身下溜走。一灵大惊,死命压住,连叫:“好好好,我投降了,我交待,我交待。”三女志得意满,齐说:“说。”一灵坐起身来,看着三女,道:“我先问一句,与天龙有关怎么样,与天龙无关又怎么样?”万小霞道:“如果与天龙有关,就请大哥带我们去见天龙他老人家。”“如果天龙已过世了呢?”“不可能。”三女齐叫。金凤娇道:“昨日刘伯伯都说,天龙今年不过百余岁,绝不会就死。”一灵一撇嘴:“他们知道个什么。”万小霞想了想道:“教主他老人家就算登仙了,也一定会传下弟子,我们就去找他老人家的弟子。”“找到他弟子怎么样?”“请他率领我地、人两坛十万旧属,再召天字坛人马,重建天龙教。明年二月初二,争雄泰山。”一灵吐吐舌头,心想:“果然如此。”金凤娇一推一灵,道:“别发呆,我问你,你是不是天龙弟子?”一灵嘻嘻笑:“是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凤姐、莲姐你们是侠义道的人,如果我是天龙弟子,我们可成敌人了。”“瞎说,”水莲柔道:“你是我们的夫君,你是什么人,我们也是什么人,怎么会成为敌人?”金凤娇点头道:“是,夫妻一体,你是什么,我们也是什么。”一灵想不到两女情深若此,心中感动,去两女唇上各吻一下,道:“真是我的好姐姐。”金凤娇兴奋的道:“那你是承认了,你是天龙传人?”一灵叹了口气,道:“看你高兴的,就算我是天龙传人吧,对你有什么好处?”金凤娇道:“什么话,如果你是天龙传人,也就是新一代的天龙,那我们是你的妻子,想想明年泰山大会,将有多少羡慕的眼光看着我们?”水莲柔道:“是啊,俗话说夫荣妻贵,我们的夫君是天下第一人,我们脸上,不知有多光彩呢。”万小霞道:“我从小做梦,就希望我未来的夫君是象天龙一样叫万人景仰的大英雄。”“英雄有什么好的?”一灵愁眉苦脸:“天天打打杀杀,争的虚名,抢的薄利。其实人生不过百十年,好时光更是不多,为什么不利用这时光,挽着自己的心上人,倘佯山水之间,沉醉柔情之内,做一个快活神仙?”“真没出息。”金凤娇叫。水莲柔道:“是呀,一灵,天天陪着心上人固然好,但男子汉天生是要做一番事业的,若是天天陪女人,人家会说你沉迷女色呢。”“沉迷女色有什么不好?”一灵叫:“女人是这世上最美最纯最柔最真的一群仙子,比最美的花还要美十倍,比最醇的酒还要醉人百倍,我就喜欢整天陪着你们。给你们醉得一年三百六十天天天都昏昏乎乎的。”说着摇头晃脑。三女齐笑。万小霞道:“要我哥哥就不是这样,他整天想的,乃是怎么做一个了不起的大英雄,将来辅佐天龙,扬名天下,可惜他却死了。”说着,不免眼圈发红,水莲柔忙伸臂揽着她。金凤娇道:“我哥哥也是,他为了练武,二十多岁了还不娶妻,说至少也要等到明年二月初二之后,哥哥实在是个最有志气的人,可惜却英年早逝。”她眼圈也有些发红,一灵府身吻她,道:“好了,好了,不要伤心了。”金凤娇揽着一灵的脖子,柔情无限的道:“一灵,你若真是天龙的传人,你就发奋图强,明年夺得武林霸主之位。那么,哥哥即使在九泉之下,也会为有你这么个妹夫而高兴的。”一灵最驾不住的就是女人的柔情,她这么柔情款款,一灵心头一热,几乎就要冲口而出,承认自己不仅是天龙的传人,而且可说是天龙的翻版。天龙的传人即便学尽天龙神功,功力火侯与天龙也是不可同日而语。而以佛门无上绝学传灯大法融入一灵体内的,却等于就是天龙自己,甚至拥有更年轻的体魄。但一灵随即就克制住了自己,他不用脑子也想得到,这句话只要一出口,他立即就会成为武林注目的中心,无数的人会蜂涌而来,无数的事也将蜂涌而至,他将再没有一刻钟的安生日子。更莫说每天消消停停的拥着三位美娇妻,春困不知日高起了。这一瞬间,一灵下了滔天的决心,决不泄露自己的身份。他在心里叫:“要我每天去争名夺利而没有时间爱女人,我宁可死。”一灵叹了口气,用一种伤感的语调道:“好姐姐,你说得我心都酸了,这时候,我真希望我是天龙的传人,以不世绝技,在明年的泰山大会上,尽败天下英雄,替自己,替三位美娇妻,也替凤姐、小霞的哥哥争光。”他说得天愁地暗,一腔伤心,三女顿时都信了他,虽然心中失望,却均觉一灵真情可嘉。金凤娇揽着一灵,道:“算了,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万小霞也伸手过来抚慰一灵,道:“好大哥,这怪不得你的。”一灵苦着脸:“真的不怪我?”三女一齐点头。一灵大喜,道:“真不怪我,那就再和我乐一乐。”翻身压住三女。昏天黑地中,猛听得顾大娘在外面叫:“小霞,小霞。”四个人一齐惊醒,才发觉早已是红日高挂。万小霞慌慌张张爬起来,应道:“乳娘,我在这里。”顾大娘在外面愣了一下,道:“你在别人房里干什么?”万小霞大窘,金、水两女均是又羞又窘,紧缩在被里,连呼吸也屏住了。不想一灵却直跳起来,笑嘻嘻叫道:“大娘,跟你说,不仅小霞在这里,我其他两位妻子也在这里,三女同床,你有什么指教?”“哎呀。”三女齐叫出声,均羞得耳朵根子都红了。大被同床,他竟还在问别人有什么指教,竟有这样的人。金凤娇恨不过,猛地扳倒一灵,撕他的嘴,道:“你不出声会死人?”水莲柔、万小霞也均是又羞又气,但看着一灵鬼叫连天,却又不自觉的好笑。到吃午饭四个才起来,三女辛苦一夜,肚中空空,便不喝酒,各端了碗吃饭。一灵陪顾大娘六个,刘世荣两个喝酒。酒过三巡,刘世荣道:“王贤侄,我和张兄商量了,贤侄武功绝世,我们决定在此次侠义大会上,推举贤侄为盟主,若能成功,则我们四大家也跟着沾光。”“不行。”话未落音,顾大娘已出声反对,道:“他是我们万家的姑爷,只能替我们万家出力。”“大娘,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刘世荣道:“不说以前我们曾是亲家,就现在,小霞凤娇,同为王贤侄的妻子,也就是一家人啊。咱们协力同心,一致推举王贤侄便是,又分什么彼此?”其实一致推举一灵,这句话才是刘世荣真正要说的。一灵武功惊人固然不假,但万家五老的实力,放眼武林,只怕要五大派加起来才能够抗衡,有这股力量辅佐一灵,何事不成。刘世荣两个都是成了精的人物,这一点怎么会算不到?四大家空举着个牌子,没什么人物,万家实力惊人,没什么名望,两者结合,皆大欢喜。刘、张两个心里,这正是叮当响的算盘。听得顾大娘反对,两个都在心里笑:“这女人老糊涂了。”不想他们从根本上打错了算盘。顾大娘扳着脸,道:“什么错了对了,不行就是不行,万家不想他当什么侠义道的盟主。”一灵大喜,举杯道:“我敬大娘,哎呀。”原来金凤娇在下面踩了他一脚。刘世荣、张炳南两个一脸尴尬,对望一眼,张炳南望向五老,道:“五位前辈,这事于双方都有利嘛,为什么不可以?”五老比顾大娘和气,赵肃含笑道:“两位的提议本来很好,只是我们万家不习惯与人争强斗胜,所以不支持我家姑爷竞争盟主。”张炳南两个始终蒙在鼓里,还想再争,金凤姣道:“刘伯伯、张伯伯,这事且先放一放,咱们还是商量一下,是今日启程还是等到明日?”她这么说,一直提着心的万小霞顿时吁了口长气。她是天龙旧属,金凤姣却是侠义道四大家之一金家的女主人。按理说,金凤姣两个当然希望一灵做侠义道的盟主,可一灵偏偏也是万家的姑爷,又算天龙一方的人。金凤姣两个若坚持刘、张的提议,万小霞可就为难了。不想金凤姣此时竞如此大度。万小霞心中感激,从桌低伸出手去,握住了金凤姣的手,金凤姣冲她微微一笑。水莲柔早将万小霞的神情看在眼里,这时挟了一筷子菜放在她碗里,道:“多吃一些。”话声中满是怜爱,万小霞更是感激。顾大娘将水莲柔的举动看在眼里,始终扮着的脸这时漾起了笑意,道:“小霞性儿弱,你们要多照顾她一些。”“两位姐姐最疼我了。”万小霞叫,三女相视一笑。这时张炳南道:“江南四大世家,素来同进同退。不过朱家自朱龙侄儿夭亡后,朱家已没了男丁,剩下的两姐妹,大姐又进了皇宫,朱家就剩朱萱一个丫头了。这些年来很少露面。这次刘家有事,朱家离得最近却连问讯也没一个,所以我想,就不必等他们了,我们先走。”刘世荣叹了一口气:“想当年朱老太爷朱心剑一代雄杰,号称江南第一剑,那是何等的英雄,想不到后人凋零至此。唉,朱家算是完了。”金凤姣听着,想到自家命运,不免心中酸楚,手到桌子底下,握住了一灵的手。一灵理解她这时的心情,凑嘴到她耳边,道:“我们生十个儿子,前九个都姓金,最后一个才姓王。”

  [扫码下载app,中过数字彩1千万以上的专家都在这儿!]

,,黑龙江快乐十分
 

    有帮助
    (1)
    100%
    没帮助
    (0)
    0%

    Powered by 天津11选5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