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23/4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0-06-03 20:22  点击:
管智明却是死缠烂打,身子略移,挡住了一灵视线,一灵大怒,道:“我看我两位美人,干你鸟事,你以为你长得高啊。”换了常人,放着敬老尊贤的理儿不说,光凭五老吓死人的实力,就决不
管智明却是死缠烂打,身子略移,挡住了一灵视线,一灵大怒,道:“我看我两位美人,干你鸟事,你以为你长得高啊。”换了常人,放着敬老尊贤的理儿不说,光凭五老吓死人的实力,就决不会发燥火,偏偏无论是融入一灵体内的还是寄居体内的,都是不可一世的人物,说发火就发火,全未把五老放在眼里。说来也怪,小子发狂,五老却是宽容得很,连戴海生也不过鼓鼓眼睛。管智明甚至微微弓了弓身,道:“请问小哥,那另一招,又叫什么名字。”“苦海神灯,这样吧,我演给你们看看,免得你们又疑心生暗鬼,又当成什么龙伸爪蛇甩尾巴的。”一灵大不耐烦,拔出剑,将“苦海神灯”演了一遍。他剑一动,五老眼中齐放光芒,那份惊喜,就好比瞎子突然见了太阳般,一灵剑招使完,方要收剑,赵肃突然冲上来,抱着他手,激动的道:“使完它,求求你,四十年未见了啊,让我们看清楚。”一灵给他吓了一跳,甩开手,道:“你干什么?跟你说,这一招就这么多,别疑神疑鬼的,以为我又留了半截子。”赵肃的举动引起了金凤娇几个的担心,齐奔过来,金凤娇老远就叫:“一灵,做什么?”一灵迎过去,这次却没搂两女的腰,因为万小霞也正迎面过来。道:“没事。”回头看看一脸迷惘的五老,笑道:“这五位老人家年纪大了,脑筋有点不大清爽。”这时顾大娘和万小霞也走了过来。顾大娘对五老道:“少主的仇,你们还报不报了?”五老对视一眼,管智明道:“当然要报,只是……”看着一灵,一脸的迷惘。他们的话和五老的情形都落在一灵眼里,一灵看一眼万小霞,心中一动,走到顾大娘面前,正色道:“顾大娘,说句实话,金龙瑞到底是不是你或者你们的人害死的?”顾大娘老眼一瞪,道:“不是。”这时管智明接口,道:“王小哥,金龙瑞确实不是我们害死的,若是,我们绝不否认。”他这话,金凤娇几个都信,确实,以五老如此实力,实在已用不着否认。一灵点头:“我信你。”回身看向刘世荣道:“刘老伯,刘梅小姐是不是真的没回府?”刘世荣走上两步,道:“是。”看着顾大娘和五老道:“你们说小女杀了云飞,我不知道,也不相信,这事既然闹出来了,我是要问一问的,看小女在你们万家到底出了什么事。起始我以为你们万家不过是一家殷实商户,没想到竟是拥有如此多武林绝顶高手的武林世家,但不管你万家有多狠,我刘家多么不堪一击,小女若受了委屈,我这做爹的是一定要替她讨个公道的。”说到这里,心中激愤,眼眶有些红了。一灵看着顾大娘和五老道:“你们的话我信,刘伯伯的话我也信。这样好了,都给我个面子,谁也别再逞强斗狠,咱们静下心来查一查,看这中间到底有什么鬼。”五老一齐点头,道:“这主意好。”顾大娘虽有点不甘心,但五老即开了口,也只有点点头。刘世荣道:“如此甚好,这样,以你们的实力,反正龙潭虎穴也不怕,不如就住到我家里去,我说一句,小女若受了委屈,我要讨个公道,但小女若真是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我也一定给你们个公道。”金凤娇插口道:“还有我哥哥的死,也绝不能由你们说了算。”刘冲笑眯眯道:“是个好主意,咱们就住刘府去,咱们少主的命,刘家老爷的公道,金龙瑞疑案,三桩事,咱们不闹个水落石出,决不出府。”一灵大喜,道:“如此,请。”眼光向万小霞一溜,偏偏顾大娘又看见了,老牛眼一瞪。一灵不由吐了吐舌头。金龙瑞灵堂设在刘府。金凤娇到哥哥灵前,哭得昏天黑地。水莲柔悲痛不如金凤娇,但加了一份歉疚,也哭了个发昏章二十一,只一灵一滴眼泪也没掉,头倒扎实叩了几个,边叩头边嘀咕:“大舅子啊,你阴间有灵,可千万莫怪我娶了你妹妹还夺了你老婆,我向你的英灵保证,对你妹妹和你老婆一样好,决不让她们哪个吃亏就是。”一会儿,万小霞由刘冲陪着,也来给金龙瑞上香。金凤娇始终疑愤不消,本要阻止,却给一灵拉住了,俯耳道:“这是在你哥哥的灵前天津11选5,不要乱来。”金凤娇不甘心的伏下天津11选5,却又瞪他一眼天津11选5,道:“什么你哥哥,我哥哥也是你哥哥。”一灵点头不迭:“对,对,我哥哥也是你哥哥。”气得金凤娇掐他。万小霞上了香过来,对金凤娇道:“金姐姐,你莫太伤心了,小心哭坏了眼睛。”她说要别个莫哭,自己眼里却含了一泡泪,金凤娇本想给她个脸色看,看她这个样子,倒不忍心了。相处虽然不长,但万小霞的天真纯善、柔弱斯文几乎是写在脸上的。对这样一个女孩子,谁也不忍心去呵责她。何况金凤娇只是心直口快,内心里其实也是个善良的女孩子。一灵在一边盯着万小霞的泪脸,心动魂摇,感叹:“老天,真真我见犹怜。”顾大娘不在边上,他可以放心大胆的看,却突然屁股上一痛,差点跳起来,原来他虽缩身金凤娇背后,金凤娇看不见,却躲不开水莲柔的视线,掐了这好色郎君一下。金凤娇、水莲柔两个都正伤着心,又是在刘府,这姑嫂共事一夫的烂糊糊便揭不开锅。因此一灵独居一室。一灵是一夜也离不得女人的。若光是金凤娇两个到也罢了,究竟已尝过了味道,偏偏钻出个万小霞,这下可刺激得一灵坐卧不宁,那份罪,可真受大了。金凤娇两女一门心思伤心,他却一门心思打万小霞的主意,偏偏顾大娘母大虫似的,盯得死紧。一灵早看出来,赵肃五个武功虽强极,对他却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尊敬,其实现在整个刘府上下,除了一个顾大娘,每一个人都对一灵心怀敬意,尤其是刘世荣,敬意之外,更多了一份感激,万家如此神秘,五老武功如此之强,若不是一灵,威震江南的刘家真要栽一个大跟头,只怕还要连带上其他三家一齐遭殃。但偏偏就是一个顾大娘便阻止了一灵一亲芳泽的机会。对于女儿杀夫逃归,刘世荣当然不能全由顾大娘等说了算,要调查一番。万家远在衡阳,刘世荣抽不开身,便差人送书到衡阳,委托那一带的朋友代为调查。远路迢迢,不是一天两天的事。金龙瑞遭害的事,刘家是地头蛇,查起来倒方便些。然而查了几天,却查不出半点头绪。疑点仍然只指向顾大娘一面。但一灵在中间和稀泥,而没有他撑腰,至少架是打不起来,因为顾大娘一面实力实在太强,可以说,若无一灵,五老中任出一个,便可就刘、张、金三家一锅端了。对这一点,金凤娇是既骄傲又恼火,骄傲的是心上人真真了不起,恼火的则是这混蛋实实不肯出力。拖了几天,一灵快憋疯了。不说搂着两位美姐姐颠鸾倒凤,就是摸摸手搂搂腰,两女也以这样对死人不敬,大加拒绝。这日黄昏,一灵吃了饭,不想上灵堂里去,一个人在刘府花园里逛。想去找万小霞,又怕给顾大娘赶出来,心中火烧火燎,实是极不好过,正乱转圈子,突然眼前一亮。一丛翠竹旁,立着一个女子,穿着水湖绿的宫装,恰与身旁的竹子同色,若不经意,还真看不出是个人来。这女子约摸三十来岁年纪,相貌虽不能与万小霞诸女比,也算得上是个美人,尤其那种成熟少妇的风韵,较万小霞这种青毛桃少女,另有一股撩人的味道。这女子想必也是来园中闲步,躲藏不及,这时见一灵直勾勾看过来,慌忙转过身。一灵心里正撩得慌,也不管这女子是谁,反正看见了,先撩拔撩拔再说。情魔对付女人,自有一手。也不走过去,却背了手,吟诗道:“‘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好诗,写得好,不过若无那丛竹子,尤其若是竹子上不倚着那位佳人,这诗人空有满腹之才,怕也只吟得出‘日暮倚石头’的句子了。”他说的有趣,那女子忍不住扑哧一笑。一灵忙作下揖去:“夫人请了,小生王一灵有礼。”拿腔作势,倒象唱戏。那女子慌忙回身还礼,却又忍不住好笑,不由发嗔道:“你这人。”一灵笑道:“我这人可是有福的人,别人好意去找也找不着的美女,我瞎走竟也遇上了,这样的福气,连我自己也佩服呢。”那女子又是扑哧一笑,抬起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在一灵的脸上溜来溜去,道:“你胆子真大,你可知我是谁?”一灵摇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夫人是位大美人。”那女子幽幽的看着一灵,突然转身,道:“你若真有胆子,那就跟我来。”一灵大喜,所谓色胆包天,怎么会没胆子,紧紧跟上。分花拂柳,到了一栋小楼前, 湖北11那女子直走了进去。一灵这时早忘了这是在刘府, 广西11选5这女子也许是刘世荣的姬妾, 广西十一选五万一闹出来了可是个大麻烦, 广西11选5投注技巧一头跟了进去。那女子一直不曾停步,入房,上楼,直入香闺之中,一灵亦步亦趋跟着。方入房中,那女子突然地转身,眼中似笑非笑的看着一灵,道:“你贼胆真大,怎么可以跟着我上来?你想偷什么?”这话里充满着无穷的诱惑,一灵跨上一步,猛地一把将她搂在怀里,笑道:“我想偷你。”触手处,只觉丰润无比。那女子嘤咛一声,双手撑着他胸,喘气道:“你敢。”“我当然敢。”一灵笑着,伸嘴吻去,那女子慌忙躲闪,但如此近在咫尺,又如何躲得开,闪了两下,终于给一灵吻住了嘴唇。两唇甫接,那女子身子顿时软了,撑着一灵胸前的手慢慢的环住一灵脖子,身子紧紧帖了上来,口唇微张,放一灵舌头进来,更热情如火的吮吸着。一灵大乐,只觉怀中的身子丰润绵软,而又火热妖娆,比水莲柔两女,另有一番动人韵味,激情狂涌,一面拼命吮吸,一面将双手去她丰臀肥乳上乱摸。而那女子一双手也在他背上激情的抚摸着,正觉受用,猛地背心一麻,然后是一路麻下去,那女子一双手,熟练无比的从上点下,几乎点遍了一灵督脉上的全部穴道。一灵全无防备,顿时全身僵硬,瞪大眼睛看着那女子,惊道:“好姐姐,你这是做什么?”那女子却仍是笑嘻嘻的看着他,道:“做什么?抓登徒子啊。擅闯闺房,调戏良家妇女,这条罪你是逃不脱的了。”一灵苦笑:“原来姐姐不是对我有意,而是设陷阱害我。”那女子笑嘻嘻:“这当然是个陷阱,否则世上哪有这等好事?不过听说你功夫厉害得紧,说不定我这陷阱太浅,困你不住呢。”一灵叹了口气:“什么功夫啊,现在我全身动弹不得,你这陷阱便只有一尺深,我也出不来啊。”那女子咯咯笑,脱开身子,道:“那就好。”言笑间,突地又闪电伸指,又一路封了一灵任脉上的所有穴道。随即脸色一变,叫道:“王一灵啊王一灵,现在哪怕你真有通天彻地的神通,也只有任我摆布了。”一灵这时才真正有点吃惊,哑穴未点,还能说话,道:“姐姐,你到底想做什么?”那女子微微冷笑,看着一灵的眼睛,道:“我要你做我的奴隶,永世受我摆布。”说着话,她的眼光慢慢的转换成妖异的绿色,而且越来越浓。“摄魂大法?一灵惊呼出声。“摄魂大法”源于魔教,其术施出,可制人心灵,一旦为其所制,便会在不知不觉中,受其支使,无所不为。其时全无头脑理性,便是要他去杀死自己的妻子儿女,也是说杀就杀。“摄魂大法”最可怕的一点还是具有潜伏性,施术者在施术过程中对受术者下达指令,然后布下禁制,例如某些手势、声音,或者某个物件。受术者平日一如常人,而一旦看到这些手势、物件或者听到这些声音,就会立时变性,遵照指令,去完成任务。“她想把我变成木偶,糟糕,万一她布下梦制,要我去害我莲姐和凤姐,那可如何得了。”一灵目光受那女子目光吸引,脑子迷糊。但不知如何,脑子里却另有一块地方非常的清醒,似乎另有一个脑子般,这时一着急,猛一激灵,这个脑子突然取代了原来的脑子。而且这个脑子里,装满了无穷无尽的机智灵变和奇功异法。看到了身体里潜藏的无限能量,意念微起,穴道全部解开。这个脑子就是阴魔的阴灵。自两魔入体,阴魔始终受到情魔的压制,原有的天龙则因传灯大法的禁制,除了“苦海神灯”和“回头是岸”两招,其余的也都蒙着厚重的面纱。因此,在两魔入体之前,一灵只是个要傻不傻的小和尚,会两招奇功,敌得住李青龙这样的超一流好手,而在其它方面,例如识见和经验,还不如一个刚入流的江湖小混混,到两魔入体之后,又是情魔耍尽威风,在今日这前,他根本就是情魔,眼里只有女人,心里也只有对付女人的本事,除了固有的两招,天龙的绝世神技,阴魔的无双灵变,均在体内呼呼大睡。今日天缘巧合。情魔受挫,而那女子偏偏又使出源于魔教的魔功,强烈刺激下,天津11选5终于诱得阴魔苏醒过来,阴魔醒来,天龙也藏身不住,因为阴魔入体的本意,就是要解除“传灯大法”的禁制,诱发天龙的全部神威。这一瞬间,一灵体内同时打开两个世间,两个恢宏博大、瑰丽多彩而又完全陌生的世界。他看到了阴魔,也看到了天龙,这两个绝世之雄的一生如闪电般在他脑子里掠过,他们一生的经验、智慧、识见、武功,也在这一瞬间全成了他的。他看到了“苦海神灯”和“回头是岸”,但它们真名是“龙抬头”和“龙有悔”。它们是天龙昔年纵横四海所向无敌的“天龙七剑”中的两招,但另加了变化,多了机巧,却少了杀意,精妙的杀招都隐藏了起来,难怪赵肃五个说他的两招不全了。一灵也知道了,赵肃五个,是昔年天龙教下辖的三坛之二,地字坛和人字坛的香主。一灵也看到了“摄魂大法”。这只不过是阴魔这魔道至尊万千魔功中的一个小法,而这女子的区区功力更是不值一晒。一灵更看到了无数女子,心中涌起无数美妙的感觉,那都是情魔的杰作。所有这一切,在他脑子里盘旋缠绕,互相争斗最终妥协融洽,凝成一体。一个崭新的一灵诞生了。那女子眼中绿意越来越浓,口中更不住的发出诱导:“看着我,不要动,听我说……对……我是你的主人,你一切都要听我的……”“谁说你是我的主人?我才是你的主人。”一灵蓦地发出一声冷笑,同时,他的两眼猛地射出两束绿光,光芒之盛,几乎凝聚成形,较之那女子眼中不成气候的绿意,强了何止百倍。那女子身子一颤,眼中绿光蓦地消失,随即眼光发直,紧看着一灵眼睛,道:“是,我不是你的主人,你才是我的主人。”功强者胜,她作茧自缚,反成了一灵的猎物。“你叫什么名字?”一灵问。“绿云。”“你是刘府的什么人?”“我是刘世荣的小妾。”“刘世荣这老家伙艳福倒不小。”一灵眼光扫过绿云白晰的颈脖,咽了口唾沫,想。“你为什么对我施展摄魂大法?”“我奉令,控制你后,让你杀了刘世荣、张炳南,去对赵肃五个承认,你是天龙的传人,然后领着他们五个和他们手下的地、人两坛人马,去与侠义道拼个鱼死网破。”“怪事了,你奉谁的命?你怎么又知道赵肃五个是天龙教地、人两坛的香主?”一灵心中大感兴奋。确实,赵肃五个的来历,连刘世荣、张炳南都搞不清林,刘世荣一个小妾倒知道了,这中间大有古怪。绿云道:“我奉火云道长的命令,赵肃五个的身份也是火云道长告诉我的。”“火云道长是什么人?他又奉谁的指令?”“我不知道。”一灵大失所望,受摄魂大法控制的人,脑子里没有一点东西是可以隐瞒,她即说不知道,那就是真不知道。一灵脑子滴溜溜的急转,阴魔的灵觉灵变在这一瞬间急剧扩张,他联想到了刘梅杀夫的事。“刘梅杀夫,是不是事先受了摄魂大法的禁制?”“是。”“果然如此。”一灵大喜,道:“是谁下的禁制?为什么?”“是我下的禁制,因为火云道长告诉我,万云飞是天龙教地字坛和人字坛两坛坛主结成亲家后生下的唯一男性继承人,也就是地、人两坛新一代的坛主,杀了他后,地、人两坛誓必不肯和刘家甘休,而刘家是江南四大家之一,江南四大家又是侠义道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地、人两坛找上门来,侠义道必然干预,必然会打起来。”“计算可真准啦,如果没有我在中间横插一杠子,四大家斗不过,誓必请侠义道其他门派助拳,则顾大娘两个自也会请出赵肃等五个,最后终会引发地、人两坛和侠义道的大火拼。”一灵想着,心思急转,道:“那金龙瑞肯定是你们害死的,目的是想死了人后,双方不打也得打起来。”绿云点头:“是。”“是谁打死的?”“是火云道长。”“火云道长现在哪?”“在惠山脚下的火云观做主持。”“惠山在哪?”“就在城外啊,出城西七、八里就到。”“刘梅呢?刘梅现在哪?”“在火云观里。”“好。”一灵一击掌,抬起头来想了一想,低头道:“不要离开刘府,哪天听到我大声叫你的名字,你就出来,将今天说的重新复述一遍。”“是。”绿云恭恭敬敬应着。“真乖。”一灵伸指去她脸上捏了一把,哈哈一笑,收了魔功,转身出来。出了楼了,天已全黑,夜风一吹,一灵说不出的舒心得意。进楼出楼,短短一个多时辰,他已完全变了一个人。此时身上充满力量,脑中灵智万端,只觉过去未来,所有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对自己充满了信心。眼光望向万小霞的院子,不由微笑出声:“小美人,今夜我替你哥哥报仇,不过你可得好好报答我才行,顾大娘这母大虫,我看你今夜还守不守得住你的小花儿,不过我先得去哄哄凤姐、莲姐,下个套子,让她们事后不吃醋,那时三美同床,嗨,美死我了。”心中得意,飞身向灵堂来。灵堂里,两女跪坐在地上,虽然不再哭泣,也了无笑容。由于伤心哀痛,两女都瘦了好些,加上没收拾打扮,面容憔悴,更添清减。一灵心中大起怜惜,只恨不得搂了两女在怀里,好好的抚慰一番,却又不敢伸手。“不过过了今夜,抓住火云贼道,报了仇,那就好了。”一灵心中想着,到两女面前,不等他开口,水莲柔先开口了,埋怨道:“一灵,你怎么可以这样?难道凤娇的哥哥,就不是你的哥哥?你一点悲痛心没有不说,守灵也到处乱跑,你叫凤娇心里怎么想?”一灵暗暗叫苦,知道两女对自己有意见了,看金凤娇,一张脸扳着,眼眶里满是泪水,一副伤心断肠、错托良人的样子,忙叫屈道:“莲姐凤姐,你们错怪我了,凤娇哥哥的死,我也是悲痛的,只是我想,光掉眼泪没有用,抓住仇人才是正经。”“那你抓住了仇人没有?”金凤娇扭转脸,含着脸质问:“我怕你不是去抓仇人,是去找万小霞吧。”“果然打翻了醋坛子,幸亏我有划算。”一灵想,道:“仇人还没抓住,但我已知道是谁,和两位姐姐打过招呼后,立马就去抓他。”“真的?”两女娇叫出声。水莲柔道:“是谁?”金凤娇道:“我也去,我要亲手杀死那王八蛋。”一灵忙道:“两位好姐姐,不要激动,你们只要答应我,不再伤心,今天夜里,我一定将那贼道揪了来。”“是个道士?”金凤娇牙齿咬得咯咯响,心中已完全信了一灵的话,她是个直肠子人,抓住一灵的手道:“一灵,是我错怪了你,你莫怪我。”一灵忙道:“姐姐是我最爱的人,便杀了我,我也不会怪姐姐。”金凤娇心中感激,猛地搂着一灵脖子,去他脸上嗒的亲了一口,道:“一灵,你真好。”一灵大乐,对水莲柔道:“莲姐,你呢?”水莲柔心中也十分高兴,假嗔道:“你呀。”伸出唇去,在一灵另一边脸上也亲了一下。一灵直跳起来,手舞足蹈道:“为夫这一去,一定不负两位美娇妻的香吻,捉住贼道。”一阵风去了。两女对望一眼,均是眼中含笑,水莲柔道:“这家伙啊,就是没什么正经。”其辞若有撼耶,其心实则喜之。到万小霞院中,顾大娘来开门,鼓起眼睛看着他:“你来干什么?”一灵心想:“不打下这老婆子的牛气,她怕是要作梗,计策难行。”眼睛一翻道:“我不和你讲话,你要么就放我进去,要么我转身就走,但若杀万云飞的凶手跑了,可不干我的事。”作势转身。“等一等。”是管智明在叫,五老和万小霞都迎了出来。万小霞叫:“王大哥,你等一等,你真有害死我哥哥的凶手的消息吗?”一灵突地伸手,轻捂着她嘴,道:“低声,小心给人听见了。”顾大娘大怒,猛打一灵的手:“放开你的爪子。”万小霞俏脸微红,替一灵辨解:“乳娘,王大哥是怕走漏了风声,所以……”“住嘴。”顾大娘斥她:“你知道什么,这小无赖明显是在占便宜,真是怕走漏风声,怎么他自己刚才又大喊大叫的?”一灵诡计被识破,心中暗骂:“所谓老而不死谓之贼,老婆子真是比贼还精。”不看顾大娘,对万小霞道:“我有害死你哥哥凶手的消息,你想不想听?”“想。”万小霞急叫。“不要听他的。”顾大娘吼:“这小无赖纯粹是个骗子。”“乳娘。”万小霞求恳的看着她。“你跟我回房去。”顾大娘丝毫不肯通融,吼。戴海生看不下去了,皱眉道:“顾大娘,对小霞别这么恶声恶气的。”顾大娘大怒,吼道:“她是我的奶水养大的,就是我女儿一样,我就要管。”戴海生大怒:“你……”顾大娘拐杖一横:“怎么?”万小霞拉着顾大娘袖子,看着戴海生道:“戴爷爷。”眼中已含了泪。赵肃忙推戴海生道:“你呀,明知道小霞和她乳娘亲,她自己不反感,你瞎操个什么心,你不是让小霞为难吗?”转脸又对顾大娘,正色道:“顾大娘,我知道你是疼惜小霞,怕她吃亏,但我想,正经大事,你还是要听一听。”万小霞也看着顾大娘,扯着她袖子轻摇,叫道:“乳娘。”一种小鸟依人之状,叫一灵看得心动魂摇,想:“莲姐柔则柔矣,象个小母亲,凤姐娇则娇矣,发起刁来吓死人,只有她,才真正象个小妻子,小鸟依人,楚楚可怜,让人时时想护着她。”对顾大娘道:“信与不信,你让我进去,听我说了再做定论罢。”顾大娘横他一眼,拉了万小霞的手转身,道:“进来罢。”万小霞大喜,回身对一灵做个笑脸,一灵立即也以笑脸相迎,情魔的笑,别具魅力,万小霞心中一跳,小脸上登时飞起两朵红霞。到房中坐定,一灵开门见山:“这是一个大阴谋,目的是要挑起天龙教和侠义道的仇杀。有人发觉了你们是昔年天龙教地字坛和人字坛的旧属,拥有一股庞大的势力。杀了万云飞,算准你们会来找刘家算帐,刘家当然不是你们的对手,但刘家背后有四大家,有整个侠义道。决不会坐视刘家受欺,果然,金龙瑞飞马来援,他们又暗中伏击,杀了金龙瑞,于是,这笔死仇就结下了,因为四大家绝对会将帐算在你们头上,而且果然就算在了顾大娘头上。”一灵说完,五老耸然而惊,齐叫:“好毒的计策。”管智明道:“昔年本教教主与大愚罗汉约定,明年天龙大会重争雌雄之前,天龙旧属决不与侠义道发生冲突,江湖由此而安定了四十年,为武林苍生积下了无穷功德,想不到竟有人狼子野心,设毒计要重新挑起战火。”顾大娘开始全不相信,这时也信了,叫道:“这王八蛋是谁,刘梅这贱人莫非就是他一伙的?”一灵摇头,道:“刘梅是无辜的,是中了摄魂大法的禁制。”五老恍然而悟,戴海生拍腿叫道:“我说嘛,少夫人温柔贤淑,怎么会干出杀夫的逆行。”赵肃道:“而且,她还故意叫丫环看见,原来就是要让我们确信不疑。免得找错了别人,找不上侠义道。”管智明道:“老夫也是叫仇恨冲昏了头脑,少夫人能从我们的地盘里离奇脱身,若不是计划周密并有接应,怎么做得到。”万小霞红了眼圈,道:“我可怜的嫂子,她若从摄魂大法中清醒,知道是自己杀死了哥哥,还不知会有多伤心呢。”赵肃看着一灵,道:“王小哥,这幕后指使的人是谁,请你告诉我们。老夫要将他碎尸万段。”一灵道:“我就是为这个来找你们的,这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伙人,他们的摄魂大法不仅是控制了刘梅,而且控制了刘府其他的许多人。我在查出真相后,不敢动手,便是怕他们狗急跳墙之下,突然发动禁制。大家想想看,假设刘家主人也受了控制,禁制发动后,突然动手,先杀了张炳南及其他不知情人,然后和你们拼个鱼死网破,那这笔烂帐怎么算,侠义道会信刘世荣是受了摄魂大法的控制而张炳南等是刘世荣杀的而不是你们杀的吗?怕是不信吧。于是一场大战仍然难免,得好处的仍然是幕后指使者。”一灵心中灵变万端,撒谎几乎不要眨眼,而且神乎其神。五老等果然给吓住了。管智明道:“那王公子以为该怎么办?”一灵道:“我们要对付的,主要是罪魁祸首,也就是这个阴谋的幕后指使者,这个人不在刘家,但他密切注视着刘家的动静,如果我们动了刘家的内奸,且不说他发动禁制的后果,就是他闻风而逃,我们也将痛悔莫及。因此,我的意思是,出一枝奇兵,偷偷的一下子将那家伙抓获,所谓擒贼先擒王,后面的也就容易了。”管智明叫道:“好主意,那么王公子认为该以谁为奇兵?”一灵心中叫:“当然是我,再捎上万小霞。”不过,他知道这么开口铁定惹起怀疑,欲擒故纵,道:“要一个最不让人怀疑的人,我是不行,不吹牛皮,我武功太强,那伙人肯定严密的监视着我。你们的人也不行,你们一动,势必就会引起警觉,最好的是刘家的人,假作去通知朱家或侠义道其余门派来援手。半途回头,才可出其不意。”“这主意好。”管智明叫。一灵却摇头:“但这中间有两个疑难。一,刘家的人谁受过禁制谁没受过禁制,我们不知道;二,即使选两个未受禁制的人出来,他们制得住那幕后指使者吗?刘家主人刘世荣的武功也不过如此,其他人更不要说。”五老面面相觑。顾大娘暴躁起来,叫:“咱们先动手,三下五除二将刘家的人都制住了,再去对付外面的,那不得了?”五老对视一眼,戴海生道:“这主意不错。”一灵吃了一惊,刚要反对,却见管智明摇了摇头,道:“不行,正如王公子所说,咱们一定受到严密监视,刘家这么多人,谁知道哪些人是内奸?咱们手脚再快,不可能一下子将所有的人都制住,万一消息走漏呢?”一灵大赞道:“是啊,诸位武功虽强,但无论如何,制人得一个个的来,刘家两、三百口人,又是分散开来的,要一一制住,至少要半个时辰,这么长时间,内奸会不发觉?不可能吧。”顾大娘叫道:“依你说,咱们就没法子了?”一灵道:“这事我想了一天了,想不出办法,刚才我和我的两位夫人说了,她们却给我出了个主意。”“什么主意?”五老齐叫。一灵搔搔头,瞟一眼垂着头的万小霞,道:“这主意不好开口。”顾大娘叫道:“你尽管说出来,行不行又是另一回事。”“这母大虫,莫看她性子躁,贼精。”一灵暗骂。道:“我夫人的主意是这样的,叫我假作和万小姐相好,夜深人静的出来幽会……”

  记者 龚卫锋

,,内蒙古11选5
 

    有帮助
    (1)
    100%
    没帮助
    (0)
    0%

    Powered by 天津11选5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